Get on our waiting list for Private Offices in Q1 or Q2 2017. Email: ask@ooosh.hk
Chit-Chat with Riotly Social - Ooosh For Startups
  • 2017-02-09

Chit-Chat with Riotly Social

Chit-Chat with Riotly Social

還記得 Ho Yin 是我們 Ooosh 的第二位會員。

 

過去這一年我們互相見證著彼此的發展,亦由一位陌路人變做摯友。
我們私底下經常交換生意上的意見及心得。

 

沒有他的話,Ooosh 可能變得不一樣。

 

這次訪問固然希望能令大家認識 Riotly Social,但同時我更希望能讓大家認識 Ho Yin 這位 Startup Founder。

 

很多人都說 Startup 成功的先決條件是擁有一位優秀的 Founder。
只要你看完以下訪問,我深信大家都會認同 Riotly 已擁有成功的先決條件。

 

受訪者:Ho Yin Cheung (HY) (Riotly Social)
訪問者:Jeffrey Cheng (JC) (Ooosh For Startups)

 

JC: Ho Yin 你好,請問你能介紹一下 Riotly 和你的背景嗎?
HY: Riotly Social 提供 Marketing Automation 的服務,幫助中小企在 Instagram 增加關注人數 (Followers),繼而增加 Likes 和 Engagement,最終達致收益的增長。Riotly 成立了約一年半,已有超過350位顧客。

 

JC: 你的顧客是來自世界各地嗎?
HY: 對,我們的主要客源來自美國、澳洲和歐洲。

 

JC: 那你是透過甚麼渠道讓外國顧客認識 Riotly?都是透過網上營銷嗎?
HY: 對,我們百分之百的顧客都是透過網上廣告認識我們。客戶都是從 Facebook、Instagram、Google、Bing 等看到我們的廣告而進入我們的網站。我們特意設立免費試用讓客戶先體驗我們的服務,並替客戶逐一調整營銷策略,為客戶建立符合自己所需的關注群。

 

JC: 你能夠分享一下為什麼當初會選擇開辦 Startup 嗎?
HY: 其實我大學的時候已經想開辦 Startup,但一來沒有 Idea,二來太過年輕,有點不懂事。直到四年前,我從美國回港後,才真正開始搞 Startup。起初和朋友試過幾個不同的 Startup Idea,不是全部都成功,但每次的失敗其實都是寶貴的學習機會。
JC: Riotly 成立了一年半,當中有沒有一兩件事令你印象深刻?
HY: 有兩件事令我印象非常深刻。
第一件是開心事,去年三月聘請了第一個員工,公司的 Digital Marketer —— Alan。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里程碑,因為公司終於可以發展一個團隊,開始創立屬於自己的公司文化,亦開始鍛鍊自己的領導能力。
另一件卻是一件不愉快的事,至今我對此事還歷歷在目。有天公司的 Server 停止運作了接近24小時,導致我們的服務全面停頓。這令我發現公司不能完全依賴一種途徑去營運,一定要分散不同途徑才能做好風險管理。

 

JC: 24小時是一段很長的時間,你最後怎樣解決這件事呢?
HY: 當時我的平台因為一些問題而停止運作,要做很多 Trouble shooting 去嘗試不同的解決方法。當時我的情緒頗激動,這是不應該的。我認為有壞消息一定要先通知顧客,而非等到顧客自己發現然後責怪我們,所以事件發生後,我們很快通知顧客有關平台的問題。這樣一來,反而有很多顧客跟我說沒問題,即使我說問題可能持續幾天,又沒有提供到確實的 Timeline,他們也說不要緊。最後我用了兩天解決問題,再通知顧客,他們全部都很滿意。

 

JC: 從這件事中可以看到你的經營手法是以客為先,而這種手法非常有效。你覺得是不是提供任何服務都應該以客為先呢?
HY: 我認為任何行業都要以客為先。但 B2C 比以前更困難,因為顧客很容易變成一個數字。而 B2B 就一定要靠和顧客的關係,無論任何溝通渠道,例如 Email、Chat,最終都是要讓顧客開心滿意,不然他們不會選用你的服務。有人說科技進步令人與人的溝通減少,我完全不同意。科技世界無法取代人與人的溝通,尤其 B2B 需要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而這是沒有捷徑的,因此 Riotly 的服務都是以客為先。

 

JC: 你在美國讀大學,其實當時有沒有想過留在美國開辦 Startup?
HY: 有想過,我現在回想起亦覺得留在美國開辦 Startup 會更好,但當時我是因為家人而回港的。香港作為創業的地方好壞參半,一方面,香港有很多人創業,而且整體創業環境也不錯;但在科技方面創業,香港就不是個好地方。我選擇留在香港,是因為 Riotly 無須倚靠 O2O (Online to Offline) 的商務模式,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營運。

 

JC: 你提到在香港不是一個發展科創的好地方,你能多解釋一下嗎?
HY: 香港科創環境有幾個問題。第一,香港不夠 Programmer 去寫程式、Apps、網站,尤其是中高階的 Software Developer。但香港有一個好處,就是聘請 Software Developer 的價錢是美國的四分之一。第二個問題是,香港的市場太小,限制了我們可以做的事,以 B2B 為例,Shopline 和 Lalamove都傾向針對台灣或大陸市場。

 

JC: 畢竟台灣的電商 (E-Commerce) 架構和氣候都比香港成熟,台灣人亦較習慣線上購物的模式。
HY: 而且與香港不同的是,他們會提供集配服務,所以台灣轉成電商 (E-Commerce) 商業模式的過程非常自然。

 

JC: 記得你之前經常出席香港各種各樣的 Startup Events,最近你還有出席嗎?你覺得參與這些 Event 對自己有沒有得益?
HY: 最近比較少出席。我認為透過 Event 可以認識很多 Business, Business Development 和 Graphic Designer 的人,但問題就是無法認識到 Engineer。我亦去過幾個 Hackathon,認識到很多想創業的人,但亦會有些只是「吹水」、不做實際行動的人。在一眾Event當中,我比較喜歡 Startup Weekend,因為他們是真的花時間在自己的 Startup 上。

 

JC: 我最初認識你的時候,你剛聘請了第一個員工,到今天你的團隊已經發展到五人。從二人團隊發展到五人,在 Team Management 方面你覺得吃力嗎?
HY: 我覺得自己做的事一直在改變。開始時,我會花時間於細節上,但隨著團隊的成長,我就開始教他們做這些細節。有人說過 You always have to give away your legos,我對我的團隊也是這樣說的。你現在做的事,幾個月後我可能聘請了新的人去做,所以你的工作內容可能會完全改變;而這正是我時常經歷的過程。至於管理方面,因為團隊比較小,而且他們都坐在我面前工作,所以問題不大。我現在要做的,是想想我給他們的工作,他們能否做到?我劃分予他們的工作範圍,是否需要調整?這是我從未做過的事。例如面對比較 Junior 的員工,我需要花多點時間教導他;而面對比較 Senior 的員工,就要給他多點空間去發揮,而這兩種不同的方式正是我需要學習的事。

 

JC: Riotly 的服務非常依賴其他平台,例如 Instagram,這些平台日新月異,這樣壓力會很大嗎?
HY: 當然會有壓力,但我認為這種壓力對 Startup 來說是無可避免的,例如 Startup 主要都在 Facebook 和 Google 下廣告,如果其中一方的 Account 有任何問題,就等於失去了一半的廣告來源。另外,Infrastructure 的問題亦是無可避免的。例如我選擇了 Amazon Web Services (AWS) 的平台,一旦服務或價格有變戶,亦會對 Startup 造成一定的壓力。

 

JC: Riotly 未來有什麼大計呢?
HY: Riotly 短期內希望令現有的服務更完善,我正在物色一個團隊去建立Riotly 2.0。長遠目標則有三個。第一,我希望在香港開展其他與 Instagram 有關的服務。第二,我希望將服務針對性地擴展到 Pinterest。第三,我們亦會觀察 Instagram 的服務在2017會有什麼改變,可能會針對 Shoppable tags 這方面提供相關的服務。

 

JC: 未來有集資的計劃嗎?
HY: 我們正在觀察 Instagram 的 Shoppable tags,希望提供服務去幫助客戶在這方面發展,如果我們可以在這方面快速發展,又能 Leverage 我們的團隊、經驗和顧客的話,就可能會集資,但這些都言之尚早。

 

JC: Riotly 一直都是 Self-funded 嗎?
HY: Self-Funded 和 Bootstrap,然後 Riotly 在第三四個階段已經賺錢了。我想我是比較幸運。

 

JC: 你是否認同不應該為集資而集資呢?
HY: 當然,因為一集資就會有其他壓力。不過應否集資亦要看情況,集資的好處是可以將你的 Startup 推到一個新階段。如果你的 Startup 有很多競爭對手,就一定要集資發展。因為 Riotly 暫時在亞洲競爭壓力不大,如果壓力大我亦可能需要集資。

 

JC: 你覺得 Coworking Space 對 Startup 有價值嗎?
HY: 一定有價值。因此 Startup 一定要有一個 Community,Silicon Valley、YC 等的成功都是因為有 Community,將 Startup 聯繫在一起,互相幫忙,令自己的 Startup 有 Traction,不然一個人自己承擔所有工作就會很辛苦。另外,Coworking space 提供了一個環境予 Startup 互相交流,從而獲得新的構思,我正正在 Ooosh 有過這樣的經歷。加上,Startup 是 Community-Based 的,YC 的 Startup 可以這麼快有用戶,是因為他們的第一批用戶就是 YC Community 內的朋友。

 

JC: 你認同 Startup 在 Coworking space 中最大的得益,就是當中的 Community 嗎?
HY: 我認同。最重要的是在 Community 中一定要有一批真心在創業的人,在Tech市場內發展不同方面的業務,並且互相幫助。

 

Instagram Automation Expert Ho Yin Cheung

Riotly Founder Ho Yin Cheu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