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cial Promo on Private Desks! Claim it while the offer lasts!    **10% Discount** from your current Company Secretary service **GUARANTEED** !! Get in touch with us NOW!!
香港搞 Game 有無得做? - Ooosh For Startups
  • 2017-06-30

香港搞 Game 有無得做?

香港搞 Game 有無得做?

【 Ooo::Chit-Chat・「遊戲人」間 二之二 】

 

再簡單的遊戲,簡單如 Angry Bird 都有一個世界觀,從而發展不同副產品如電視電影,生意合作方式千變萬化,足證 Gaming industry 絕對有得做,但香港人才發展優勢在哪裡?

 

受訪者:
Man Kit Chong (MK) 〖 Brush Creation 創辦人
Celeste Leung (CL) 〖 Game Designer
Burton Wong (BW) 〖 Game Developer

訪問者:
Jeffrey Cheng (JC) 〖Ooosh For Startups 創辦人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JC: 我想問問 Man Kit ,你提過你的專業是 Project management 。如果在美國、日本或是中國從事 Gaming industry ,當然會有充足的人才和資源,但香港的情況如何呢?

MK: 我會分兩個範疇回答,一是這個行業在香港的前景,二是 Game industry 的發展歷史。

首先讓我說說行業的前境,我知道 2016 年全球的 Gaming 市場收益達到 100 億,單是中國的電競範疇內,就有 500 億人民幣的增長,可見前境十分樂觀。這市場亦同時帶動了其他行業,例如直播打機、展覽平台、租借大型場所等。但香港在 Gaming industry 的資源和了解十分薄弱,而且進程亦比其他國家、甚至是後開發這市場的中國緩慢,關鍵就在於地少資源少,而且留不住人才。但香港亦有不少機遇,例如高速的全球化,令我們可以和世界各地的人組成團隊生產遊戲。

Gaming industry 萌芽於 70 年代,至 80 年代有人說遊戲有害,到 90 年代遊戲已經完全融入了我們的生活,加上這些年的發展令玩遊戲的成本下降不少,繼而為這個行業制造了更大收益,亦越來越多人加入遊戲開發的行業。

至今,遊戲開發已不單單是創造一個故事,而是營造一個世界,以遊戲實踐玩家的理想世界。

 

JC: 遊戲能夠營造的世界越大,故然能令玩家越有興趣,但這是必然的嗎?因為近年有不少非常簡單的遊戲,例如 Flappy Bird 、 Candy Crush ,熱潮卻席捲全城,連我自己也曾經上癮。

BW: 但再簡單的遊戲都有一個世界觀,簡單如 Angry Bird ,都有 Island 、有關係敵對的小鳥和小豬,亦發展出很多副產品如電視電影。 Flappy Bird 亦有世界觀,只是世界比較小。不論任何遊戲,都要從世界觀開始。

 

JC: 那你們即將會在 Gaming industry 有合作嗎?

BW: 對,我們希望合作做一個 Game 出來,現在正在討論 Prototype 。我會負責 Programming 、 3D 方面的工作, Game design 由 Celeste 負責。

外國現在最不足的是 Content 。因為遊戲的畫面質素越來越高、越來越細膩,但投放於質素的資源太多,以致投放於遊戲性( Game play )的資源不足。所以在香港發展的一個優勢,就是可以幫中國和外國做中間人和翻譯,利用中國較便宜的資源,去做外國的 Art design ,將成本減半;但在中國和外國都仍然缺乏人才。

 

JC: 那你們的 Project 進度如何?

BW: 我希望兩個月內可以完成一個 Prototype , Art design 和 Programming 留待之後再研究,然後融入 Prototype ,保守估計要三個月去發展。

 

JC: 你們在人才和資金方面有困難嗎?

BW: 我們暫時最大的問題是資金方面,因為都需要聘請 Art modeller 去做 Asset ,就算在中國找人才,都需要三四千元。在最後階段的 Prototype 我們也要做個 Product plan ,亦需要人才協助。

 

JC: 以我所知,比其他類型的 Business tool 或 Software , Game 除了要投資於 Coding ,還要兼顧 Art ,所以投資會相對大。

BW: 對,其實好多人想做 Game ,但真正開始做就會發現是個大挑戰。例如,一個 Programmer 可以讓整個 Art pipeline 拖得很慢,因為兩者必須互相配合,只要有一點差錯,就要花很多時間 Compile 。

 

JC: 以我所知,較多人會投資於 Business application 方面,但卻未認識過願意投資於 Game 方面的投資者。你們覺得香港找 Game 的投資者容易嗎?

CL: 我覺得比較困難。

MK: 因為 Game 行業算是比較高風險的投資,而香港能承受高風險的投資者較少,對這個行業的了解和認識亦不足夠,所以香港比國內更難尋找投資者。

 

JC: 那你們有什麼尋找資金的策略?

MK: 我們先會用 Digital marketing 做市場測試。面對投資者,我會提出眾籌平台等的數據,作利潤方面的證明。我亦會從國內有相關產業 Network 的人脈入手。

 

JC: 大家本來都互不相識,你們是怎樣認識對方而開始合作呢?

CL: 我記得有個星期五參加了 Ooosh 的一個活動,當時 Man Kit 向我搭訕,就認識了大家。

BW: 我也是有天 Man Kit 看到我在做 3D 而向我搭訕。

 

JC: 雖然你們說起來好像件很普通的事,但在我眼中是一件很神奇的事,搞 Coworking space 可能就是為了這樣吧!

 

Celeste Leung (left), Burton Wong (middle), Man Kit (right)

Celeste Leung (left), Burton Wong (middle), Man Kit (right)

Tags: Ooosh Blog, Ooosh, Coworking, Startups, ooosh4startups, startupstory, chitchat. gamingindustry

Ooo::Chit-Chat・「遊戲人」間 二之 

筆錄:Kelly @ Ooosh For Startups
編輯:Vincent @ Ooosh For Startups